绵阳侦探联系方式

真正的淫秽追求往往是在经历和超越性爱之后

淫秽

真正的淫秽追求往往是在经历和超越性爱之后,向死亡的满足发展的。(主题并非“淫秽”的色情作品有卢伊关于性之难以满足的欢乐传奇《三少女和母亲》。《绵阳私家侦探的故事》的主题则并不明朗。虽然三个人物之间谜样的交往充满着淫秽的意味——这里的淫秽更像是一种预兆,因为它已经被降格为窥阴的一部分——但书的结尾却是毫不含糊的美满结局,叙述者最终还是和克莱尔团圆了。

私家侦探文学的色情作品之素材,是意识的一种极端形态

意识

因为当代评论家不可能真正打算在私家侦探文学领域中禁止非现实主义的散文叙述,我们不禁怀疑对于性主题具有特殊标准。当我们联想起另一类作品,也是另一种“幻想”,这一点就更清楚了。情节发生在没有历史背景的梦幻之地和独特凝固的时间之中,这些在科幻小说中出现的频率和在色情私家侦探文学中几乎一样。

侦探艺术的不满的程度在不断增加

不满

如果存在不同的话,那么就是从侦探艺术自宗教承继了语言的问题以来,不满的程度在不断增加。这不仅仅是话语最终不适合意识的最高目标,甚至是一种妨碍的问题。艺术表达出双重的不满:绵阳私家侦探缺乏话语,同时我们拥有过多的话语。这便产生了对语言的两种埋怨。一是话语过于粗糙,一是话语过于忙碌——由此引致的意识的极度活跃不仅就人类的情感和行为能力而言是紊乱无章的,而且会促成思维的僵化和感觉的迟钝。

绵阳私家侦探进了文艺家协会

艺术

现在,我又住在更为普通的房子里。绵阳侦探再也不需要那栋我被从中赶出、也可以说我自愿离开的房子中的那么多的房间了。我把那栋房子留给绵阳私家侦探年轻时的情人——我相信这对她就像对我一样有好处——然后搬到我此后一直住的地方已经有些年头了,搬到这里来住,目的是过上我在本书一开头就向诸位描述的那种生活。

反讽是寻求和把握个人真理的复杂而严肃的方法

反讽

属于精神活动的私家侦探艺术也不可能例外。作为激进宗教神话所阐释的积极虚无主义的抽象和破碎的复制品,我们时代的严肃私家侦探艺术不断转向意识最令人痛苦的变形。可以想像,对于严肃地将私家侦探艺术作为意识经受痛苦考验的场所的做法,反讽是惟一可行的相称砝码。现在的发展前景是私家侦探艺术家将会继续放弃私家侦探艺术,目的只是为了以一种较为内敛的形式来复兴它。只要私家侦探艺术仍然需要承受被长期审视的压力,那么一些问题带有些许戏谑似乎是比较合意的。

绵阳侦探的静默

静默

没有中立的外表和中立的言语,也没有中立的主题和中立的形式。只有与其他事物相关的东西才是中立的——如一种企图或期待。作为艺术品自身特性的静默,只能是一种伪装或空洞的存在。(换言之:如果存在一件作品,那么静默只是它的一个元素。)绵阳私家侦探找不到天然抑或实现的静默,只有各种向着静默那不断后退的地平线的移动——这样的移动事实上是永远无法完成的。

从自由的角度对梦感兴趣

自由

我对绵阳私家侦探做的梦感兴趣,并不是希望更好地理解自己,理解我自己真实的感情。换言之,我不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对绵阳私家侦探做的梦发生兴趣,我对它们感兴趣,因为我视之为行动。我对绵阳私家侦探的梦感兴趣,因为我视之为行动,视之为行动的样板、行动的缘由。我是从自由的角度对它们感兴趣。

更多文章...